工作專業

牢牢抓住农查包養網心得村集体“统”的功能_中国网

早在2014年,湖北省沙洋县结合土地确权登记颁证、推行“土地按户连片耕种”,探索解决农户承包土地分散化、细碎化问题,受到关注。2016年、2017年的中央一号文件将土地按户连片耕种写入其中。

这几年,沙洋县以发展村级集体经济为抓手,继续创新农村土地经营新模式,探索解决农民外出务工后,留守老人种田难、冬闲田无人耕种等问题。村级股份经济合作社这一新型经营主体活跃起来、壮大起来。

“发展壮大村级集体经济,是新时代党员干部敢于担当作为、为民办实事的重要抓手;是实现共同富裕,建好农村利益联结机制的必要因素,是全面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重要一环。”沙洋县委书记陈威说。

在沙洋县,聚焦新时代乡村发展与振兴,瞄准一个“共同富裕”目标,稳慎处理“统”与“分”二字关系,围绕农村“三块地”做好文章,不断探索多种经营发展模式。

去“空壳化”,从盘活资源做起

沙洋县委常委、副县长李俊怡认为,村级集体经济状况历来参差不齐,在发展壮大过程中,必须结合资源条件与自身特点,坚持实事求是;在巩固“三资”清理成果基础上,探索村集体自主经营模式,加强对不同类型村组微观经济活动的指导。

截至2021年,五里铺镇显灵村好不容易还清历史欠债,却仍是个集体经济“空壳村”。村党支部书记卞金平颇费脑筋:“村集体两手空空,雇个清洁工都付不起工钱,更不要说加强硬件、软件建设,怎么去服务好村民了。”

显灵村的全部家底:2200个户籍人口、8000多亩耕地,没有其他可以利用的资源,而且大量人口外出务工、求学或外迁,常住人口仅剩700多人。第三村民小组的580亩农田有的委托亲戚朋友耕种,有的由过去一年“两收”变为现在只种一季水稻了。

卞金平组织召开村“两委”会、党员会,大家表示,把田地流转过来种稻谷、油菜,可以一举多得。那就干吧,2022年年中,显灵村股份经济合作社流转了耕地,种上了高油酸油菜;第二年稻油两季轮作、两获丰收。

果然是一举多得:老百姓每亩耕地有500元的流转费收入;村里实行规模化、机械化经营,再雇请3个种田“老把式”负责管理、向每人支付年工资1.7万元。

毛李镇江新村也是这么干的,以前村里的冬闲田,现在种上包養了小麦、油菜和特色食用菌,长势喜人。

沙洋县40个村去年共流转1.6万余亩土地,其中季节性流转冬闲田1.4万亩。

沙洋县农村经营管理局局长王家平认为,村党支部书记兼任村股份经济合作社理事长,熟悉本村包養網 花園的农田情况,可长短结合适度规模流转土地,因地制宜利用。与企业、合作社包養相比,优势明显。

能人兴村,从谋事创业做起

五里铺镇火龙村地理位置偏僻,与一家隶属荆门市的国有林场为邻。6800亩耕地多是细碎插花地,不成片还缺水,传统种植效益低下,算是一个“后进村”。镇党委书记侯德华说:“这样的村子,必须靠能人回乡、组建或引进新型经营主体、村带民富。”

“火龙村的女婿”、常年在外做生意的刘富强,被党组织和村民请回来,担任了村党支部书记。火龙村定下“向土地要效益、发展特色种植养殖、搞多种经营”的路子,采取“村党支部+村集体股份经济合作社+农业科技公司+农户”的发展模式。村集体流转1180亩山地,陆续铺开林下中药材、紫玉淮山(紫山药)、湖羊、蛋鸡等种植养殖项目。

在村里一块山坡地上,当地一座可养殖5000只湖羊的圈舍正在封顶。村民刘本江说:“去年试种10亩紫山药已获得成功,每亩地产出4000多斤,价钱卖得好。我们有30多个村民季节性务工,除草、灌水,户均增收5000元,村集体增加14万元的收入。”

刘富强脑袋里,现在盘算着“三件事”:“一是要特色产业、循环农业、生态农业渐渐成规模、上档次;二是吸引更多年轻劳动力回村,把更多农户带动起来,让更多经营主体参与进来;三是村集体经济要做大,两手空空办不成事。”他指指脚下的硬化道路说,“你看,这些都是要花钱的。”

沙洋县委常委、组织部部长万天松认为,基层组织与人才队伍是乡村振兴的主体,也是壮大集体经济的关键所在。要依靠能人治村兴村,把育强“头雁”作为“牛鼻子”工程,着力锻造坚强有力、勇于担当、带民致富的基层组织和干部队伍。在沙洋县,村党支部书记、村委会主任、股份经济合作社理事长“一肩挑”比例达到100%。

沙洋镇三峡土家族村距离县城不远,地处沙洋开发区内,现有401户1601人。村口文化广场上,展示着全体村民2000包養年从巴东县移民至此的路线图,以及离开三峡故地、建设沙洋家园的场景画面。

40岁出头的村党支部书记杨祖安,精明中带着些斯文:“20多年过去,我们已经是沙洋人。各级政府支持关爱三峡移民,划拨给村子里的土地、基建设施与村民联排住房,早已妥妥当当。把经济搞上去,持续发展,还得靠我们自己多努力。”

如今,三峡土家族村的农业产业园、综合产业园内,一二三产业合理布局:有1800亩大田蔬菜、市民认领的“一分菜地”;有文件柜、餐具、皮蛋等加工企业;有三峡美食馆、民宿接待,还有物业公司、公益性岗位安排村民就业,去年村集体经济收入75万元。

利益联结,从带动农户做起

毛李镇钟桥村,显示出“相对发达”的气象。村委会所在地、二层办公楼里,有办事大厅、党员活动室、老年食堂、托儿所、图书室等,楼外是乡贤捐建的小花园。

54岁的村党支部书记钟德成是个“能干事的人”,他总结说:“具体到村里工作,一抓党建引领,二抓产业振兴,三抓统一服务,四抓社会事业。”村集体拥有林地、水面、荒地等2000多亩,这些集体资源、资产通过公开拍卖,转租给大户经营,种植水稻、油菜,养殖鱼类、小龙虾,栽培赤松茸与玄参等,每年增加十几万元集体收入。

“集体有钱好办事”,对外具备一定的询价能力、预付能力,对内尝试新的种养项目、成功后再向农民推广,尤其是“五统一分”能够真正实现。比如农资和种子“集采集配”、省钱可靠;18个大户带机加入合作社,就地服务,价格优惠。耕种收全部机械化,为农户种植水稻、油菜等每亩节省150元成本。

钟桥村近万亩土地全部高效产出,过去村民不愿意种油菜,去年恢复到2000亩,还引导几户村民发展养牛业,100多头肉牛消化掉各类秸秆。

王家平说,农村集体“统”的功能,真正抓实落地,村集体与农户共同增收;村集体从为农服务中获得的收入,又反馈乡村社会事业、为民造福中,都很受老百姓拥护。

后港镇的万亩标准化小龙虾养殖基地,总面积1万多亩。沙洋县水产发展中心主任杨红武介绍,这个基地采取“无沟平板稻虾轮作技术”和“七统一”运行模式,形成科学稳定的养殖产业链,亩均增收1000多元。所谓的“七统一”,体现在土地改造、技术指导、种养投入、农机服务、政策保险、订单回收、信息服务等环节,由村委会统一对外签订各类协议,养殖经营主体完全没有后顾之忧。

沙洋县充分整合优化各类政策性奖包養網补,通过“以奖代补”或项目实施等方式促进村集体经济发展。2019年以来,仅新型村级集体经济扶持村项目,就争取资金1500万元,惠及12个镇共30个村。

沙洋县委副书记、县长李莉丽认为,在对“统”的功能理解上,村集体不仅是基础设施、乡村治理、社会服务等的落实者,同时也是一个经营主体。发展村集体股份经济合作社,向土地和经济活动要效益,强化村集体与群众的利益联结,才能加快实现共同致富的目标。

(采访组成员:何红卫 余向东 乐明凯)

發佈留言